• 迎進生活

從丹麥學會的一堂課:老年人生不設限


那天是雨天,筆者一早便來到丹麥奧爾堡(Aalborg)的一間護老院,牆身為淺色設計,上方寫著“ Fremtidens Plejehjem“ 的字句,意即「未來的安老院模式」。奧爾堡是繼哥本哈根和奧胡斯之後,丹麥第四大城市和人口第三大城市。


該護老院主要提供創新老齡化服務,由技術人員及醫護專才一同協作,為長者提供更好的福祉而努力。丹麥的總人口超過560萬,當中65歲以上的人口佔近五分之一。不單在奧爾堡,護老院更是丹麥發展未來安老事業的試驗場。

地下的活動廳向公眾開放


為長者預備的音樂冊


電子信息板,讓長者了解院舍之最新消息,如當天的活動或餐點


共用廚房,長者可一同煮食


護老院現有75名住客,平均年齡為80歲。透過新穎的樂齡科技,讓長者可安全舒適地安老,亦提升獨立自理的能力,自立自主生活。護老院的房間設有單人床,設計跟一般公寓非常相似,但額外配備了轉移機及智能地板,智能地板可感應住客跌倒,以便及時提供援助。


在這裡居住的長者都可愉快地迎接新的一天,他們早上設有歌唱環節,享受音樂帶來的快樂,下午則能享用各種丹麥美食,如鯡魚、黑麥麵包及咖啡等。


走廊並未設有扶手,在鍛煉身體的同時,亦鼓勵自立自主


護老院內的餐廳向公眾開放


「護老院開放予公眾,當中有著重大意義,當有人帶著他們的狗或孩子來到時,亦同時帶來喜悅,讓這個地方變得更活躍、更具生氣。」

護老院中還設有診所、健身室、網吧、室內花園、公共廚房及餐廳。公共空間的設計產生共融、包容的感覺,長者們有如置身於一個小社區,共同生活。例如是餐廳及圖書館會在上午7點至晚上9點開放予公眾,而健身室則向65歲以上的長者免費開放,並歡迎附近的鄰里使用設施。

護老院高級顧問兼開發經理Aalborg Municipal說:「大門為大家敞開,而附近的鄰里亦非常愛護這裡的設施。」他續指,這樣會令護老院的長者更有歸屬感。一名護老院的住客亦說:「護老院開放予公眾,當中有著重大意義,當有人帶著他們的狗或孩子來到時,亦同時帶來喜悅,讓這個地方變得更活躍、更具生氣。」


室內花園,讓住客盡情放鬆及交流


這種社區聯繫的方式使不同年齡的人共同生活,建立一種緊密連結。我們現時身處在一個將長者隔離的世界中。試想一想,長者獨自生活在護老院中,有些人可能孤身搬入護老院居住,沒有朋友及家人;有些人雖只能偶爾有孩子或朋友探望,但在他們日常生活中,卻仍是無聊及孤獨的。


《The Atlantic》發表的文章指出:「很多研究都把社交互動與孤獨感下降、延遲智力減退、降低血壓、降低長者患病及死亡風險聯繫到一起。根據2013年的一項日本研究顯示,跨代社交亦增加長者微笑及交談的次數。」


事實上,跨代共居的住屋及社區已存在了30多年,首個跨代共居項目始於1976年,當時日本學者島田雅治將江戶川區的託兒所及養老院合併,發現老幼共處帶來的益處甚多。無論是以開放護老院的方式,讓幼童及長者一同活動,還是學生與長者共居,研究顯示社區共融有助改善長者整體健康,並延長其預期壽命。


在哥本哈根的日託中心,3至9個月大的嬰兒及母親義工與長者一同運動


長者在玩Moto Tiles,這是一套觸碰感應板塊,通過遊戲提升健康及社交能力


在香港,筆者仍深深感受到長者與社會的其他人分隔開來。社會過去很少談論有關香港長者的議題,即使某些群體的生活環境低於標準,卻未受重視,甚至被標籤為「社會負擔」或「高齡海嘯」。一些長者辛勤工作多年,希望老年時可享受香港繁榮的成果,結果卻流落街頭,靠撿廢物過活,獨自居住,無依無靠,又或在護老院居住,無人探望,實在令人痛心。希望照顧者及社會各界都能伸出援手幫助這群人,不僅是福利上的改革,我們及社會對待長者的觀念亦需要徹底改變。


是次的北歐之旅大大拓闊了筆者的眼界,希望未來我們能夠做更多的事情,讓各個年齡層的人都能融入社區,建立一體化的生活圈子。更關鍵的是,這能讓大眾認識到包容及社會連結的重要性,不但為長者、照顧者及身邊的人帶來福祉,更是社會價值的體現。


跟我們一樣,長者也需要同樣的愛和關懷(甚至更多!),故此下次當你看到長者時,不妨伸出援手或跟他們交談,踏出第一步,讓世界變得更美好。

20 次瀏覽
Forward Living

迎進生活將於2020年中旬接受入住申請,緊貼最新資訊,立即訂閱

© 2020 迎進生活 Forward Living
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Forward Living 迎進生活